“大頭娃娃”抑菌霜涉事母嬰店下架產品,店員稱有寶寶濕疹就推薦
中通集運

“大頭娃娃”抑菌霜涉事母嬰店下架產品,店員稱有寶寶濕疹就推薦

2021年01月11日 11:03:19
來源: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校對 李銘

連雲港“大頭娃娃”事件引發關注。1月9日,新京報記者前往售賣該抑菌霜的涉事店鋪,位於連雲港贛榆區敦厚村的金寶貝母嬰生活館,店鋪老闆白金庫表示,涉事產品益芙靈系銷售上門推薦後入駐該店,該產品進貨價為28元。新京報記者此前檢索發現,益芙靈抑菌霜在網上的售賣價格在60元至80元不等,利潤超兩倍。

柚子父母提供給記者的一份錄音顯示,為了證明產品無問題,金寶貝母嬰生活館老闆曾直言該產品全國月銷量20萬瓶。

▲原先擺放益芙靈抑菌霜的貨架已經清理,該產品已下架。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攝

自稱月銷量20萬瓶,只有2019年檢測報告

新京報此前報道,女嬰柚子,因兩個月大時用了一款由福建歐艾嬰童健康護理用品有限公司生產的益芙靈抑菌霜後,確診為類庫欣綜合徵。曾為柚子診治的南京市兒童醫院內分泌科主任顧威表示,孩子突然在短期內肥胖明顯,從醫學上來看屬於病理性的胖,經過系列檢查,最後發現是接觸了外源性激素導致的。

某測評博主提供的檢測報告顯示了外源性激素的來源,或與益芙靈抑菌霜有關。據其11月30日送檢的“益芙靈”多效特護抑菌霜,參照GB/T 24800.2-2009化妝品中41種糖皮質激素的測定,採用LC-MS-MS進行分析得出,該產品中氯倍他索丙酸酯的含量為31.1mg/kg。

▲女嬰疑抹嬰兒霜變“大頭娃娃”:嬰幼兒化妝品為什麼要添加激素?新京報動新聞出品(ID:xjbdxw)

對此,1月9日,新京報記者與柚子父母前往購買益芙靈的金寶貝母嬰生活館。

這家金寶貝母嬰生活館開在敦厚村的農貿集市裏,每次逢集時,人流量大,附近的居民都會在集市上購買生活用品。在這處長達500米左右的農貿集市周圍,開有四五家母嬰店,其中有兩家都售賣有涉事抑菌霜廠家生產的產品——開心森林和益芙靈。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金寶貝母嬰生活館的註冊公司為贛榆區青口鎮白金庫母嬰生活館,註冊資本8萬元。此外,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該母嬰店在2020年11月16日發生經營項目變更,但即使變更過後,其經營範圍也並不含消毒產品。公開資料顯示消字號,是經地方衞生部門審核批准的衞生批號,雖然不具備任何療效,屬於衞生消毒用品範疇,檢測指標主要為殺菌作用。

柚子父母告訴新京報記者,2020年11月份從南京市兒童醫院回來後,他們懷疑是益芙靈激素超標,於是前往金寶貝母嬰生活館討要説法和產品檢測報告。“對方給的是2019年的檢測報告,顯示無添加激素,最新的報告卻拿不出來”。

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柚子父母請求博主“老爸評測”為益芙靈做檢測,得知檢測報告中顯示,氯倍他索丙酸酯成分超標,他們再次前往母嬰店溝通此事。在一次溝通中,母嬰店老闆仍堅持,產品沒有任何問題,“直接問我們想要多少錢,至今連個主動道歉都沒有”。

柚子爸媽提供的多份談話錄音顯示,金寶貝母嬰生活館老闆直言,產品不可能有問題,全國一個月銷量20多萬瓶,“連中醫院都賣的是開心森林,跟益芙靈一樣,就是包裝不同”。

▲店員出示的培訓卡。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攝

━━━━━

售價比進價高出兩倍多,宣傳突出草本萃取

金寶貝母嬰生活館老闆白金庫介紹,益芙靈抑菌霜是由地推人員來店裏推銷的,他們覺得產品不錯,銷量高就上架了。

新京報記者在店內注意到,原先擺在貨架的產品都已下架,貨架上只擺了幾樣雜物。

▲女嬰塗嬰兒霜變“大頭娃娃”:當地兩部門介入,涉事產品下架。新京報動新聞出品(ID:xjbdxw)

白金庫表明,益芙靈抑菌霜的進價為28元,官方指導價為69元,“檢查按批次,説實話激素超標什麼的我們也不懂,廠家檢測報告是沒有激素的”。按照白金庫給出的進價,對於母嬰店來説,售價可超進價兩倍多。

新京報記者走訪當地七八家母嬰店發現,雖然益芙靈和開心森林不見蹤影,但其他品牌消字號抑菌霜仍在售賣。受“大頭娃娃”事件影響,記者購買時詢問是否有激素時,店員們已經不敢保證,“檢測説是不含”。

當地一家母嬰店售貨員告訴記者,如果有寶寶出現濕疹,皮膚髮紅症狀,就推銷抑菌霜。並且有專門的培訓話術。店員出示的一張培訓卡顯示,介紹時突出草本萃取、迅速止癢抗菌、抗過敏、止痛、消炎。但記者詢問有無檢測報告時,店員卻無法提供。“實際上我們也不懂,都是照着培訓內容説”。